前言:

好友黃瑞循先生年過七十仍然好學,現在美國就讀教育研究所,是我很欽佩的人物之一。

以下是他比對美國與台灣的教育系統的文章,他指出:不同的教育系統培養出不同品質的人民,值得我們深思反省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批判與思考

by 黃瑞循

Jan. 7, 2014

 

      我在美國讀教育研究所,最大的感覺是,回顧我在台灣接受到的教育,從小學到大學,老師都教我們如何讀書和如何做人,卻沒有教我們如何對某一個案提出批判與如何思考。結果是,偏重記憶與理論瞭解的,考試都可以考得很好。但要批判某個行為的對錯是非時,尤其應用在社會科學方面,卻捉襟見肘,不是按照老師教的刻板模式反映,就是受情緒影響發洩。這種情形,對於多變的現代社會,學生將無法應付,更不要說趕上長期受批判與思考教育的美國學生了。

  

美國中小學校甚至幼稚園教育,當提出一個問題時,老師一定會從正反兩面激勵學生思考批判,為了要鼓勵學生發言,老師會說,答案沒有對錯,只要言之有理就可以。例如在教美國獨立時,一位老師問學生,「獨立戰爭對於美國獨立有必要嗎?」在台灣,大概學生都會說有必要,甚至老師也不會問這種問題,因為老師也受刻板教育長大。有些美國學生會說有必要,因為擊敗英國才能獨立;有些則會說沒有必要,因為沒有獨立戰爭美國照樣也可以獨立,並舉出許多英屬殖民地的獨立來證明。美國的義務教育十二年,課程只有四種:ELA (English Language Art類似台灣的國文或國語)Math (數學)Science (自然科學)Social Studies (社會科學)。所有四類課程,老師都必須提供機會讓學生思考與批判。

 

independence day 7:4  

 

大家都知道東晉詩人謝安與晚輩吟詩詠雪的故事,下雪天謝安與家人聊天,謝安問:「大雪紛紛何所似?」謝安哥哥的兒子謝朗說:「撒鹽空中差可擬。」哥哥的女兒謝道韞說:「未若柳絮因風起。」我高中老師教到這一段時,都譏笑謝朗而稱讚謝道韞。

謝安  

謝安(320年-385年),字安石,號東山,東晉政治家,軍事家。

 

如果美國老師教這一段典故,會怎麼教?首先,他一定不會先入為主的評斷謝朗與謝道韞兩兄妹這兩種比喻的優劣,所有的評斷都由學生來做,學生的評斷則必須提出說得通的理由。因此,有的學生會說謝道韞比較好,因為「有詩的意境」,這正與東晉以來文人雅士的想法相同。有的學生則會從鹽和柳絮來比較,鹽是結晶體,雪也是結晶體,灑鹽空中以後,鹽是做下墜的運動,雪也是一樣,尤其是濕雪或粒狀的雪,下墜相當快;而柳絮則是纖維,與雪結構不同,柳絮因風起的柳絮是上飄的,雖然有的雪花也會因風上飄,那只是少數,絕大多數的雪都是下墜的,所以謝朗的撒鹽空中比喻得比較好,物理現象就是如此。

 

中國文人比較重視表象,而非實質,觀察表象而聯想抒懷,產生許多有優秀作品的文學家,這是謝道韞受讚賞的理由。謝朗則觀察到實質的物理現象,並作分析判斷,雖然非常正確,卻備受譏笑。很遺憾的,這樣的教育,缺少批判與思考的環境,無法讓謝朗成為物理學家,而物理學也被文人稱為雕蟲小技,沒有辦法有系統的發展起來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 缺乏批判與思考的學生會成為專制國家最喜歡的人民,因為這種教育教出來的人最容易受到支配,不但聽從政府、受統治者的支配,同樣也受到媒體、財團、政客、廣告、宣傳的支配,成為支配階級﹝dominant class﹞的禁臠而不自知;同時,因為缺乏批判與思考的能力,也非常受到情緒的影響,只有自己,不考慮別人,造成許多社會問題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 美國是一個民主與開放的社會,這與鼓勵批判與思考的教育有密切關係。在批判與思考教育下的人民與社會,具備自省的力量,會在錯誤還未到嚴重地步時幡然改正、自我調節。這正是學生從小養成批判與思考的結果。批判與思考的教育成為美國民主的動力。

 

 

criticism-cartoon-1   

"我喜歡妳的帽子,妳的臉醜但妳的上衣漂亮。“

 

 

---------- 全文完   ---------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julie & fran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